1992年2月錫呂•瑪塔吉女士在香港接受電台訪問

問﹕從關於你的資料知道,你是出生在基督教的家庭,這是怎樣的?

答﹕我在基督教家庭出生,就是這樣而已。

問﹕不是說在印度只有很少基督教家庭嗎?

答﹕不,在印度有很多基督徒,因此我才出生在基督教家庭之中。

問﹕你來自印度哪一部份?

答﹕在印度中央,正中央的部份。

問﹕這有甚麼重要之處呢?

答﹕在印度中央出生,因為我要在中央處。

問﹕你在印度中央出生,對你童年有甚麼影響?

答﹕我童年時並不在意這個問題,也沒有去討論,但我十分清楚我的使命,我要做些甚麼,我知道這些都是要這樣發生的。

問﹕你多大才知道自己的使命?

答﹕從我出生開始,就像問你從哪時知道自己是人一樣,我也是這樣知覺到自己的使命,知道自己要做甚麼。

問﹕你還記得你何時開始你的使命嗎?

答﹕我知道自己有感應的能力、醫治的能力和提昇靈量的能力,但我首先要知道人類的所有問題,這些問題如何組合,形成不同的問題,我才可以幫助人類。因此我去讀這方面的科目,而且我還要找到一個方法,能大規模地使人得到靈性上的昇進。

    在某一年的五月五日,我坐在海邊,我願望事情的發生,事情便這樣的發生了,那最後的輪穴,即那個在人體大腦的邊緣系統裡的那個輪穴,它之上的部份向上天打開了。這就是聖經所說的洗禮。因此教會所做的不是真正的洗禮。真正的洗禮是指我們內在的能量,即稱為靈量(Kundalini 昆達里尼 ) 的那個能量得到提昇,穿越頭蓋骨,即那個在我們年幼時頭頂軟骨的部份,這才是真正的洗禮,這才是要發生在人類身上的。

    而我的使命,便是要找出一個方法,使人類能集體地達到這種真正的洗禮。因為如果只發生在一個人身上,例如耶穌基督,他生下來便是得到自覺的,他是降世神祇,是神的兒子,毫無疑問。但人們不能認出他,當他嘗試向人類解釋,人類也不能明白,因為耶穌基督的境界十分高,人類不明白他所看見和他所說的事情。最後,人類可以愚蠢到把他釘在十字架上。他沒有做錯任何事,他只是一個降世神祇。

問﹕是在哪一年的五月五日發生?

答﹕在1970年。

問﹕在你童年時,有沒有受到特別的對待?

答﹕在我年紀十分小時,他們對我說,母親懷著我時所發生的很多特別事。有一件是我最難忘的,那時母親懷了我八個月,她有一天對父親說很想看見一隻老虎,父親十分奇怪,因為她快要生下我了,卻想看見一隻老虎。當時父親正打算和朋友到森林打獵,於是母親便堅持要跟著去,她要去看老虎。到了森林,母親忽然看見一隻十分巨大的老虎,我父親說他從未看過這樣巨大的老虎在森林中出現。那頭老虎在月光下出來,慢慢地行走。母親看見那頭老虎,好像小孩子一樣,感到十分喜樂。父親本來打算獵殺那頭老虎,但母親說不可以。說話之間那頭老虎就消失了,他們也看不清老虎跑到那裡去了。因此父親知道母親懷下的胎兒將會是一個十分偉大的人,我父親是個得到自覺的靈,他知道我特別之處。

問﹕在你童年時,有沒有受到家人的特別教導,使你實現你的使命?

答﹕沒有。我在十分自由自在的環境下成長。人們也十分接受我,因為我十分可愛、有愛心,而且十分慷慨,是一個很獨特的孩子。他們都知道我是和其他人不同的,但父親比其他人更明白我,因為他是一個得到自覺的靈。他對我說﹕「不用向其他人說你所知道的事情,因為他們不會明白你,除非你找到一種方法,能使人集體地得到自覺,這是你要做到的,除非你找到這方法,否則是沒有甚麼作用的,就好像人們看了聖經、可蘭經也沒有甚麼作用。你一定要讓他們經驗出來,否則他們是不會明白的。

問﹕你和聖雄甘地在一起時,有沒有嘗試使人集體地得到這經驗?

答﹕沒有,這是不同的,當時的局勢很危急,不過我實在幫了甘地不少。他十分疼愛我,常稱我為「尼泊爾人」,因為我的樣子像中國人,因此亦好像尼泊爾人。甘地的出生是在那個危急局勢下所需要的,因為當時印度要爭取獨立。

    雖然他是一個政治領袖,而一般政治領袖不用考慮人們的宗教和靈性方面,但甘地卻十分希望印度成為瑜伽之地。他十分重視靈性的生活,以及看重印度織布的工作。織布是印度傳統熱愛宗教的手藝,他們從織布當中知道甚麼是宗教,並得到滿足。

    他內在有這種靈性的取向,但他從沒有提到自覺。那時我只得七歲,他十分喜歡和我玩耍。甘地很喜歡喝橙汁,我有時會為他和其他人做一些橙汁喝。他也十分喜歡和我討論問題,有一次我問他為甚麼要所有人都這麼早起床,我說﹕「如果你喜歡早,你就早吧,但為甚麼要所有人都這樣早呢?」他說﹕「你認為是太早嗎?」我說﹕「對我是沒有問題的,但對其他人來說,卻不能這樣早起了。」他說﹕「他們一定要這樣做。」我說﹕「為甚麼他們一定要這樣?」他說﹕「現在是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時刻,我們一定要早起,免變成怠惰,我們一定要有紀律才可對抗英國,取得獨立。」我說﹕「有一天人們會內在自發地有紀律,這比現在的紀律更好。」因此他知道我是一個十分有智慧的人,他十分疼愛我、尊重我。但他從沒有像父親一樣對待我,他會和我討論問題。而我在很多方面也十分欣賞他,其中一樣是他內在人格的完整合一,他對自己絕對誠實,他有十分偉大的人格,他從不會欺騙自己,在任何事情上,在錢方面,他的人格也是完整的。他的言行合一,他會批評自己,看管自己,省察自己,但對他來說,自覺並不要緊,而在當時的情況下也確是這樣。但得到獨立後,我們便要得到自覺,這是重要的問題。印度得到獨立後,隨即出現很多問題,開始出現分裂,整個國家的注意力都被錯誤牽引,要解決眼前重要的問題,再沒人有提到要得到自覺,但其實他們最需要這個。

問﹕你認為甘地對霎哈嘉瑜伽的知識及傳播有甚麼影響?

答﹕沒有甚麼影響。這是人類的另一個領域,而霎哈嘉瑜伽是要把你帶到這個領域,在這個領域內沒有問題會出現,因為上天的力量會去成就事情,而並非人為的力量。上天的力量神奇偉大,很自然地成就事情,因此用不上人為的力量。

    要解答你的問題,我想可以這樣說,甘地使人建立平妒漸肮﹛A使他們成為印度人,去除以往的奴隸性,尋回自尊。但我所說的領域和他所做的是完全不同,因此他沒有帶來甚麼影響。有一件事我可以說的是在我年小時,我向甘地說我的禱告是根據不同輪穴的特性而作的。我沒有向他說明輪穴的知識,但我說要這樣這樣禱告,他都一一接受。事情是自然地、無聲無息地發生,故沒有人為意甚麼。

    甘地沒有問我有關永恆的靈 (Spirit) 的事情,以及應該怎樣去靜坐。他也沒有真正的靜坐,因為他當時還沒有得到自覺,他不是一個自覺的靈,他的願望是再次在我們中間出生。他是一個十分偉大的靈,毫無疑問,作為人類,他是個十分偉大的人,但自覺是另一回事,這是人類的另一個領域。

    他的靜坐只是指引生活,省察自己,而不是我所說的靜坐。在我所說的靜坐裡,你進入無思無慮的覺醒狀態,這是人類知覺的另一個領域。

問﹕你所說的得到自覺就是指那些自覺的靈 (realised soul)?

答﹕是。自覺 (Self-realisation) 的意思是知道我們的真我 (Self),即經典上所說的,這個真我在我們的覺醒狀態表現出來。我們知覺到這狀態,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知覺到我們內在的靈,我們的真我的力量,我們開始感覺到我們的靈的生命能量 (Vibration),如涼風一樣,在聖經稱之為聖靈的涼風。

問﹕你說一個人得到自覺後,他會在身體上感應出來?

答﹕是,他會感應到有生命能量流經身體,不單是這樣,他也成為,我不是說那些長篇大論的演講,或要人接受洗腦,用不著這些,而是他成為一個有集體意識的人。他能知覺到其他人的能量中心的情況,和自已能量中心的情況,並有能力去糾正。

問﹕是不是正如人們所說的在內找到了自己的靈魂?

答﹕是。但那些人都十分迷糊,他們不知道何謂魂 (soul),何謂靈 (Spirit)。魂 (soul)不單是指靈 (Spirit),還包括身體及人格。除了身體的土元素,我們的身體是由五大元素所組成,這五大元素之一的土元素去除的時候,我們便成為純粹的魂,因為人們已看不見你,但你仍是存在的。

問﹕是不是你開始傳揚你的使命前曾讀過醫學?

答﹕是。我讀過一些醫學,因為我要知道怎樣和醫生溝通。我知道那是甚麼,但我要知道人們把它們稱為甚麼,因為人們把它們按上特別的名稱,因此我讀醫學,也讀心理學,因為我要知道怎樣和心理學家和科學家溝通,因此我要知道他們所用的術語,他們是如何稱呼這些東西的。

問﹕科學家的理論說人類是由一個最原始的細胞進化而成,你如何將這個理論結合到你所說的事情?

答﹕這是事實。人類是由細胞進化而成,但人類怎樣進化,進化有甚麼目的?科學家不能解答。是甚麼力量使人類進化?科覺家也不能解答。但霎哈嘉瑜伽知道這一切,知道人類怎樣進化過來,而且不單進化至人類這個狀態,而且還要進化至更高的狀態。

問﹕那樣你的理論又是甚麼?人類為甚麼要存在?為甚麼進化的過程是這樣長久?

答﹕任何東西被創造出來,都有其目的,好像人類發明電燈,目的是給我們光,給我們能量。同樣,神創造人類是要把衪的力量給我們,使人類能感應到祂、知道祂、明白祂,而且使人類能發揮祂的力量,並能去享受,正如耶穌基督所說的,使人進入上帝的國。

問﹕你所說的神是否和所有宗教所說的一樣?

答﹕正是一樣,沒有其他。

問﹕霎哈嘉瑜伽是否一種新的宗教?

答﹕不是。霎哈嘉瑜伽整合所有宗教,不同的降世神祇透過不同的宗教去啟發人類,霎哈嘉瑜伽整合所有宗教及降世神祇,霎哈嘉瑜伽就是光。

問﹕這是怎樣可能的?

答﹕好像這房間有很多東西,若這房間是漆黑一片,你便看不清楚,只是粗略的很見一些輪廓,便會以為這些東西是甚麼甚麼,因此你看的事物也是這樣,以為這是我的,這就是真理,別人又以為那個才是這樣,但當有光照下來,人們便看得清楚這東西是甚麼。

    霎哈嘉瑜伽便是把光照給你的靈,使你看見所有事物同出一源。例如當你連接到你的靈,你便在手上感到如涼風般的生命能量。然後你問一個問題﹕「神存在嗎?」你感到十分清涼的生命能量散發出來,所有絕對的問題都可以這樣得到解答,你能親身感知到,無論你遇到甚麼問題,你也可以這樣問,便知道答案,因為你已連接到絕對的泉源處。

    例如你可以問你是否一個得到自覺的靈,你從手上便可知道答案。例如你問基督是否神的兒子。人們會質疑,我也明白人類會這樣,因為他們不是得到自覺的靈,因此他們不能明白。但現在,你若已得到自覺,你便可問這個問題,你的雙手便可從生命能量的感應中知道答案。你會知道甚麼人是真正的聖人、先知,甚麼人是假的。所有這些你都可以透過生命能量知道,因為你已連接到上天。好像這個儀器,除非連接到電源上,這儀器便不能發聲,沒有用處。同樣除非人類接上生命的大源,人類從亞米巴原蟲進化成人類,若不接上生命的大源,人類也不會知道自己是甚麼,自己有甚麼意義,自己如何偉大。

問﹕是你已到達十分高的境界,才能提出這些問題來。

答﹕不一定是這樣,因為時候已到了,已不用問甚麼問題了,因為已十分明顯,到處都可見,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現。例如在富裕國家有他們的問題,他們的生活變得十分繁忙,甚至患上癌症,而癌症只有得到自覺後才能得到醫治。

    而在發展中國家也有他們的問題,例如在印度,人們都十分迷惘,不知如何解決自己的問題,他們嘗試解決問題,卻因此而產生另一個問題。因此他們開始問﹕為甚麼會這樣?甚麼地方出了錯?這是因為人類沒有光,只在黑暗中行走,因此人類不知為了甚麼而互相鬥爭。

問﹕你認為人類可以達到自覺嗎?

答﹕是可以的。當你得到自覺以後,你要去鞏固這自覺,這是事實,最多要花一個月或兩個月時間。

    當你得到鞏固後,你便會充滿力量,變得十分有智慧,生命能量會告訴你,你就不會去做不好的事情。因為若你去做,你便感到不自在。你的身體,你的指頭會感到痛楚,因此你不喜歡做不好的事情。你享受你成為這樣,因為你是充滿祝福的。

問﹕會不會好像基督當時教導世人相愛,而有些人卻不接受他。

答﹕不要緊,因為那些不接受的人,他們會出現問題,他們必須要接受,否則便會有問題,漸漸地他們會全部都接受,因為這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法。因為若你有問題,你先要承認自己有問題,這或許對金錢取向的人來說是十分困難的。

    基督來的時候不是為了使人得到自覺,祂是來證明靈性的力量是不能殺害的,祂的復活便是傳達這個訊息。我的訊息不是要復活,我是要你們得到復活,整個人類得到復活,這是我要帶出的所有訊息,這是我的工作。

問﹕你如何說服那些好批評懷疑的人,讓他們明白這就是他們應走的道路?

答﹕這種性向是要去解決的,有很多人批評懷疑是有其原因的,他們可以不是這樣,但他們受到思想積集的制約,因此出現許多問題,例如精神問題和家庭問題,這些人常常會有家庭問題。我不是說他們全都有很多問題,但有些人以為只有那些不開心的人才會來,也不一定是這樣,因為人類也有很多種,有些人是求道者,他們會不開心,因為一般的事物不能滿足他們。他們嘗試追求金錢、追求權力,但他們發覺這些都不能令他們得到滿足,因為他們是不同種類的人類,因此他們便要再去追求。

    當他們追求神,他們找到錯誤的人,花了很多錢,做盡種種事情,他們甚麼都去嘗試,但最後他們會發現這些都是錯誤的,因此他們便會到霎哈嘉瑜伽來。所以我的注意力首先放在那些求道者身上,他們是人類中不同的一群。正如我已向你說過,威廉•布萊克 (William Blake ) 曾經提到這類人,他說這些人是神的子民 (man of God),而這些人會成為先知,而這些先知有特別的力量,可使其他人得到自覺,使其他人也成為先知。

問﹕你是否說威廉•布萊克是一個得到自覺的靈? [ 譯註: 布萊克是活於1757 -1827年的著名英國詩人和藝術家,以神秘主義的作品批判既定宗教和作預言而著名。]

答﹕當然是。

問﹕在你面前,一個人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得到自覺的靈?

答﹕你們要知道,以往曾有很多得到自覺的靈,這是一種力量,無所不在,而且是永恆存在的。例如施洗約翰是得到自覺的靈,同樣,威廉•布萊克也是一個十分偉大的自覺的靈,看他的生活,你會看出他是一個得到自覺的靈,至少你可以感應到這些人所散發出的生命能量。

    你可以從生命能量感知到那人是否一個得到自覺的靈,即使在千年以前,也曾出現得到自覺的靈,他們就好像一棵樹,起初只有一兩朵花,但當開花的日子來到,樹上便會長出許多花朵,結出很多果子來,這是一個事實。

問﹕甚麼人才可以得到自覺?是否那些十分成熟,或十分關心人類的人?

答﹕思維層面並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願望,那純潔的願望,與神同在一起,與超越在一起,這就是純潔的願望。

    這願望使你知道眼前看到的並不真實,只是一場戲劇,你感到厭倦,你會不斷嘗試不同的事物,但都不能令你開心,因為是這純潔的願望使你與你的靈合一,這才是需要的本質。你不一定要接受教育,你可以是個鄉下人,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這個純潔的願望,這樣才能發生果效。你可能不察覺這純潔的願望,但卻會發生果效,因為任何事情都不能使你開心,你感到沮喪,就好像經濟學所說,我們可以對個別的東西感到滿足,但從人類整體而言,人類的欲望是沒有窮盡的。

問﹕關於這一點,有兩個問題我想發問。第一是得到自覺後,會否使人對死後的事情認識更多?第二,通過得到自覺,人們會不會發現在他們內在的神?

答﹕就是第二點,當你找到在你之內的神,你對你想知道的事物的優先次序都會改變,你對生存之外的事物不再感興趣,因為你就在現在此刻,你不會擔憂過去,或者將來。關於人死後的事情慢慢你會知道,因為當你感知的能力愈來愈大的時候,當有些病人來找你,你會發覺那些人被鬼附了身,你會看見他們的靈魂或亡魂等等,你會向那病人說話,知道他們很多事情,因此死亡對你來說是經驗你連接到真實處。

    但最主要的是你開始感到整個宇宙,你看見宇宙的整體,你感知到你是整個宇宙的一部分。這就如人類有一些特別的感知能力,人類喜歡花朵,喜歡潔淨,但動物就沒有這種感知能力。同時,你也會完全感知到,無論在何處你也會感覺出來,你感知到甚麼是對是錯。

    例如,若我說這是罪惡,人們仍可做上一百次,但若你給他們自覺,他們便不會再犯了,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不好的。就好像晚上我在漆黑的房間睡覺,那裡有一條蛇,有人說那谷陰瓥D,我會說﹕「沒有,我看不見。」但若那房間有光,我便看見那蛇,我便會離開那房間。

問﹕他們是如何知道甚麼是對,甚麼是錯?

答﹕因為人們找不到絕對,因此分辨對錯才成為問題。

    當你找到絕對,你便會知道,因為這不是出自理性思維的知識,而是在你之內的知識,你從指頭上可以感知出來。你就是知道,你就是知道那人發生了甚麼,你能夠感應出來,甚麼事情對你不好,你去到某人的家裡,你會感到不舒服,你會知道那地方不好,你從手指頭的感覺會發覺那地方使某些輪穴受感染,你問那人是否有某些問題,他會說是。

問﹕你說從手指頭上人們會得到知識,你這種看法是如何得來的?

答﹕我早就知道了,怎樣向你解答呢?我就是知道真理。

問﹕你的意思是否你是由神差派而來?或你是另一個先知?

答﹕關於這點我不想說甚麼,因為我不想無緣無故的被人釘在十字架上,在這點上我要比較有智慧。但毫無疑問,我是有獨特之處,有很偉大之處,但這只是根据人類的眼光,我是很偉大,但對我來說,這沒有甚麼偉大,我就是這樣。

    就好像太陽給人光,這對太陽來說沒有甚麼偉大,它有光,故給人以光明。同樣我有這力量,因此就能做出來。但要我造一架收音機出來,我便不能了,因我完全不懂得,但我知道靈量(Kundalini 昆達里尼 ),我知道怎樣做這工作,沒有甚麼高與低的感覺,這只是我的工作,我知道我在這裡正是要做這個工作,就只是這樣。

問﹕在你之前有很多人練習瑜伽,成為瑜伽修習者,對瑜伽也有很多錯誤瞭解,你怎樣看這些?

答﹕是,很多人有誤解。瑜伽的意思是聯合,與神,或說與永恆的靈的聯合,其他的解釋都是荒謬的。你要做倒立的姿勢,那都是荒謬的,因為這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,是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的過程,這必須要在你之內發生。就好像種子要發芽成長,你能否做倒立的姿勢或其他運動姿勢,令花朵結成果實?

    運動瑜伽在印度數千年前開始,那時我們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,那時學生要到森林裡和師傅一起居住,只有一些學生能被挑選教授他們對真我的知識。帕坦迦利瑜伽的意思是你首先要建立你內在的神,若你不建立你內在的神,所有的運動姿勢都沒有甚麼用,人類只成為這些運動的表演者罷了。這些運動從來都不重要,這些不同的運動姿勢只是用來糾正某個能量中心所出現的問題,這些運動是針對不同時候,不同的問題而作的,例如你有頸部的問題,你做關於胃部的運動有甚麼用呢?

    但人們練習瑜伽就好像一口氣將整盒藥丸都吞下肚,這樣反而令他們更壞,問題沒有得到改正。因為他們都變成十分乾枯的人,他們似乎沒有甚麼問題,因為他們都十分注意健康。但健康不是一切,那些人變成十分乾枯,十分緊張,脾氣暴躁,好主宰他人,與妻子離婚,毒打孩子等。在古代印度也有這種人,他們專門詛咒別人,把別人咒死。這是否就是人們要達到的呢?

問﹕是否說現在人們練習的瑜伽並非真正的瑜伽?

答﹕我是個母親,因此我要使人得到益處。但人們沒有全面的知識,因此只走向一邊,做某一邊的事情,另一些人走向另一邊,以為自己崇拜甚麼神,又跳又唱,變成瘋顛,我看見人們就是這樣瘋顛,他們走向另一個極端。一個極端是使人變得狂熱、禁慾﹔另一個極端則完全相反。但神是中庸的,不會在極端之中。

問﹕人們是很難去信任另一個人的,他們可能會說你只是在欺騙他們,自我吹噓罷了。

答﹕他們有理由這樣。我也很高興他們沒有信任我。因為如果他是被催眠的話,他們一定會信任我所說的話。如果我是為了他們的金錢,他們會很樂意相信,因為現在正有很多人是這樣,就好像商業競爭一樣。

    例如近期在印度,有人因此而賺了很多錢,就是賺了那些人的錢,因此我不能說他們不輕易相信人,而是因為他們愚蠢,他們時常懷疑那些真實的人,卻相信虛假的人,他們都很愚蠢。我們可透過那種方法去判斷那人是真是假?首先那人不可以去推銷神,你不可以神的名義來賺錢,你不可以出賣自己的生命能量,這些事情是不能出賣的。你做這些事情是使你喜樂的,你不可能用金錢來衡量價值,這是無價的,這是神的愛,因此你不可能有一個有規模的組織,然後通過這個組織在市場上推銷,這是可恥的,這是對神的一種侮辱。

    你只是去做,因為你愛他們,他們也是整體及整體的一部分,因此你會去醫治他們,你不會說我醫治了你那隻手,然後你要給我報酬,或要承擔甚麼,完全不會這樣,你只是去做,因為大家都是整體及整體的一部分,因此,一定要有愛心,不是為了金錢或其他荒謬的東西。但有些人卻被這些荒謬的東西所吸引,他們都十分虛偽,只懂得裝扮自己的外表,其他人卻受他們所吸引。

    你看人們就只是喜歡表面的事情。如果有人坐在廣場上,穿一件道袍,於是便有人會說聖人來了,然後其他人便會被吸引。你在家裡為甚麼要過苦行僧的生活?你不用做這些,那些在家的人才適合練習霎哈嘉瑜伽,那些要出家的人就讓他們到喜瑪拉雅山上去吧!他們沒理由來到社會,過寄生蟲般的生活,沒有這需要。他們都是寄生蟲,依靠他人的金錢過活,他們沒有自尊,他們偷去別人所有的錢,使別人變得貧窮,這也不是十分重要,更嚴重的是他們把亡魂放在別人身上,使人患上癲癇症、心臟病、腎病及其他種種疾病,那些可怕的人,他們都是撒旦。

問﹕你完全忠於自己的使命,你的心、靈魂、意志、身體及財政支出?

答﹕我是一個整全的人,不是分為心、靈魂等等,因此我無論做甚麼都是整個的去做,不是把自己分割出來做事,因此這不是一個問題。就財政支出方面,我不用太多的支出,我的旅費等開支是我丈夫付錢的,有時是其他人說要付錢的,因為他們覺得我的丈夫不用為他們的救贖付出金錢,這對他來說實在做得太多了,若不是這樣那些人反過來變成了寄生蟲。因此我的旅費是那些人支付的,但在我這生,因神的恩典,我不是個木匠的妻子,我是一個很能幹的人的妻子,因此我的生活是不成問題的。

問﹕你的使命是向全世界宣揚霎哈嘉瑜伽,至現時為止你有多少跟隨者?

答﹕我從沒有紀錄,因此不能說出來,例如若你問某人曾否練習過,是否成員之一,我不能說出來,因為我從沒有紀錄,我所做的只是出於愛,你不能數算有多少葉子接受了太陽的光,你只是去做,只是去醫治,就只是這樣,為甚麼要去計算呢?若你只是想去施予,你去計算有甚麼作用呢?就好像那些花朵給人散發香氣,它會不會計算有多少人接受了它的香氣,花朵的工作是給人香氣,因此它就給人香氣,這道理十分顯淺。

問﹕若你要宣揚給更多的人,你現在的做法會不會影響你的工作?

答﹕我從來沒有想過,至現時為止我都能夠應付,我現在所做的工作已幫助了很多人。在印度的鄉村,往往有六千人得了自覺,他們全都得到了自覺,這不成問題,試想上天的力量,把花變成果實,芒果樹的花會變成芒果,這是如何成就的?若我是說上天的力量,我為甚麼還要憂慮?

問﹕這上天的力量為甚麼要把人放在這裡?

答﹕因為神十分愛我們,故把人放在這裡,讓人得到轉化,學習甚麼是好是壞,使人成長,就是這樣小小的事情人們已感到害怕。沒有甚麼要害怕,因為神已給你們美好的事物,只是我們不想去看,是我們不想去看,這才帶來問題。

問﹕為甚麼要人這樣,而不乾脆創造人類像祂一樣?

答﹕因為無論甚麼東西都要成長的,就像雛鳥剛剛出世,母鳥要教導雛鳥怎樣飛行,你不能說為何母鳥不令雛鳥一出生便可以飛行。因為這樣就沒有學習,你怎能駕御這能力?你怎能做到?除非你自己去學習,例如人們可以替你煮食,把食物放在你口中,但你要吃下去及嚐那食物的味道,你要去嚐這味道,若你不去嚐,你怎能去享受?因此為了發展你的味覺,才要你們成長,因此目的是為了成長。

問﹕我們成長了又怎樣?

答﹕我們成長為神的光,成為神愛的光,在地上流通。

問﹕我們是否最終成長至同神一樣?

答﹕是。神按自己的形像造人,滴水會流入大海,成為大海本身。

問﹕我們如何看見人的成長?或人類究竟有沒有成長?因為在這些年來,人類從沒有從戰爭中學到甚麼?

答﹕人類漸漸地會從戰爭中學習到他們以前所沒有學習的,因為若神一早向你說你們沒有學習到甚麼,你們不會相信祂,因為人是有自由意志去決定,就是在這自由意志下,你要知道自己沒有學習到甚麼,因此你現在要去解決,這是神使人去學習的方法,否則人類不會去學習。

    若神不准人類做核子彈,人類永遠不知道自己透過科學和種種實驗,做了如何荒謬的事情。現在人類做了核子彈,就好像把撒旦放在自己的頭上,你就會知道你對自己做了甚麼事情,這樣你才會回轉過來,所有這些打擊都是重要的,否則你便不能學習到甚麼,你便不會去反省。因為人類的自由使自我不斷擴大,有些人變得十分自我中心,他們根本不相信有神,這樣就讓他們受些打擊吧!

問﹕人類會不會因為有太多自由,最後會自我毀滅?

答﹕你永遠不能毀滅,因為這是神的創造,是神把你創造出來,神不會把祂的創造毀滅,人類所做的不算得甚麼。人類沒有做過甚麼,人類以為自己做了甚麼,這是錯誤的。人類所做的都是沒有生命的工作。例如人類把死去的花朵加工,把死去的樹木造成傢俱,就是這樣,把死亡的東西做出死亡的東西,人類有沒有做過有生命的工作?沒有。只有人類在得到自覺後,才可以做到,你可以透過提昇靈量做到,你成為師傅。

問﹕這樣便可以創造出東西來?

答﹕當然可以,你可以透過提昇靈量,創造出一個具有新的知覺的人格。

問﹕為甚麼人要這樣提昇?這對人有甚麼好處?

答﹕就如我先前所說,就好像一盞未點亮的燈,若點亮了,會是怎樣?你便看見光明,在光明之中,你看見自己。所有迷惘都會消除,你知道真理,你感到自己是受祝福的,你感到喜悅,因為你知道一切,再沒有紛擾,你感到輕鬆。生命能量在流經於你,你永遠不會失去。

    在光明之中,你看見甚麼是好是壞,你完全明白一切,你變成那光,這時你會怎樣做?你會給別人光明,使別人都得到啟發。沒有生命的光不能啟發別人,但有生命的光卻能啟發別人。當你得到自覺,你便可以令其他人得到自覺,其他人也可以令別人得到自覺。所有人類的迷惘、爭論、政治問題、經濟問題、宗教問題都會消除,當你完全受到啟發,人類必須要受到啟發,因為人類在黑暗之中,才會出現種種的問題來。

問﹕若人人都得到自覺,世界會變成怎樣?

答﹕世界會繁榮昌盛,變得美麗,使人去享受,得到喜樂。

問﹕是否就是宗教所說的天堂呢?

答﹕是。這是一早已預言過的,除此以外,所有預言過的都會得到證明,所有都是霎哈嘉瑜伽要做的工作,因此霎哈嘉瑜伽是偉大的瑜伽 (Maha Yoga)。

問﹕要多久才能使人類達至這樣?

答﹕這要視乎人類要用多久去成就此事,這是要他們去決定的。他們要做決定,這才是問題。

錄音到此結束

返回首頁